古代史籍和近代方志中的新疆石油史料

2018-03-09

      龟兹国,在尉犁西北,白山之南一百七十里,都延城,汉时旧国也。……其国西北大山中有如膏者,流出成川,行数里入地,甚臭。服之,发齿已落者,能令更生,疠人服之,皆愈。自后每使朝贡。 《北史·列传八十五》 

      北庭大都护府,……自庭州西延城西六十里有沙钵城守捉,又有冯洛守捉,又八十里有耶勒城守捉,又八十里有俱六城守捉,又百里至轮台县,又百五十里有张堡城守捉,又渡里移得建河,七十里有乌宰守捉,又渡白杨河,七-里有清镇军城,又渡叶叶河,七十里有叶河守捉,又渡黑水,七十里有黑水守捉,又七十里有东林守捉,又七十里有西林守捉,又经黄草泊、大漠、小碛,渡石漆河,逾车岭,至弓月城。过思浑川,蛰失密城,渡伊丽河,一名帝帝河,至碎叶界。又西行千里至碎叶城,…… 《新唐书·地理志》 

       青石狭峡……距城东南六百余里,有石油井,产煤油,俗呼石油。现溢于外者系油酱,浓稠不清。前俄人在哈图山伙开金矿时,用以膏车擦轴,至三四口不干涩。其油酱经晒则成块,甚坚结,经火仍化为酱。俄人用以上房顶,甚坚滑,无渗漏雨水之虞。又用以熔铺房地,光洁如漆,易于洒扫。并言熔垫火轮轨道,较钢铁为耐。油色乌黑,系从煤山中流出,因上面压盖甚厚,和沙土喷涌而上,故浊如泥羹,欲求其清源,非下凿最深莫得其利。惜不得提炼之法,以致购用俄国煤油。若能如法制办,未始非辟利源、塞漏卮之一端也。 《塔城直隶厅乡土志·物产》 

        白杨河口在城东四百余里,两岸产烟煤亦佳,其色黝黑,燃生光焰,稍含油汽,火力亦大,硫质亦少。 《塔城直隶厅乡土志·物产》 

        石油在城东南独山子、月牙台,东北咸水河,城西旗杆沟等,均产之。浮水面易取,色微黑,寒少热多,遇风无之。现商务总局征收此油。石蜡,在城西南将军沟产之,其色黑成块,传闻熬融与油相似云。 《库尔喀喇乌苏直隶厅乡土志·物产》 

        石油产自绥来有三处,惟头道河为最,卡子湾次,紫泥泉又次之。油浮水面,易于撇取,色微黑,岁可出万余斤。 《绥来县乡土志·物产》 

        查迪化产制物品以炭、石油、马、牛、羊为大宗,每年……石油约万斤之谱。 《迪化县乡土志·商务》 

    (精河)在隋及唐属西突厥,《唐书》所称经黄草泊、大碛小碛,又《唐书·地理志》渡石漆河,均即此地也。 《精河直隶厅乡土志·历史》 

        吐子阿苏岭南分一支折而东行,为库斯浑山。石油回人名“耶亚黑”,由石隙中流出,库斯浑大山有之。 《新疆图志·山脉一》 

        库斯浑山东南距疏附城三百八十里,其脉自吐子阿苏岭分支东南行,绕叶雷河南,突起一峰,高十余里,山多松柏,产岚炭及石油。油或从石隙出流,出溢满溪涧。 《新疆图志·实业二》 

       《光绪丁未年勘矿公牍》:库车铜山距城一百二十余里。出北门四十里许至苏巴什,道路平坦。由苏巴什北行二十里至老铜厂,此厂早已停办。再北行四十里抵新铜厂。由厂西行十五里进山口,又循山口东行约十里系小河沟,始抵铜山麓。……由老铜厂起北行约十里进山,再行十余里,道路崎岖,有石油洞数处,前数年曾有土民采用,大约每工能取二三斤。 《新疆图志·山脉二》 


        苏巴什在库车城北四十里。自苏巴什北行二十里为老铜厂,再北行四十里为新铜厂。由厂西行十五里进山口,循山口东行约十里,河流环之,铜山在焉。……又铜山之麓有石油洞数处。前数年曾有土民淘取,每人一日采油二三斤。惜提炼未得其法,不适于用,获利甚微。 《新疆图志·实业二》 

        额林哈毕尔噶之山,多银,多铁,多硫磺,多煤炭、石油。 《新疆图志·山脉二》 

        额林哈毕尔噶在古尔班岭西北,库尔喀喇乌苏南百三十里,为奎屯河上源,土尔扈特游牧地,山中银、铁、硫磺、煤炭、石油诸矿毕萃,…… 《新疆图志·实业二》 

        青石峡,其中多石油。 
        谨案:青石峡西北距城六百余里,在苏海图山南,与绥来交界。其地产石油,质极稠浓,晒则成块,熔垫火轮轨道,坚而耐久,提炼得法,亦五州之大利也。 《新疆图志·山脉六》 

        塔尔巴哈台城……苏海图山,山之南有青石峡者,下产石油,伏流人于绥来,博罗通古油泉,其支衍也。
        青石峡西北距塔城六百余里,在苏海图山之南,与绥来交界。峡中产石油,流溢山麓,质极稠浓,晒干成块,取以熔垫火车轨道,坚而耐久。向有土人开采,用以燃灯。 《新疆图志·实业二》 

        独山产石油《库尔喀喇乌苏乡土志》:在厅城东南六十里,奎屯河左,山土色赤,周百余里。石油矿质色黑,脉发自南山,苗露土面,掘孔尺余,泉水出焉。油浮水面,暑盛寒衰。又城西七十里之旗杆沟,九十里之将军沟,皆产石油。
        谨案:新疆石油南北两疆随地有之,采炼得法,可擅五州之利,近已购机试办矣。 《新疆图志·山脉二》 

        独山之石油:库尔喀喇乌苏厅城东南,奎屯河左岸戈壁中,一峰突起,名日独山子,周约百里,土石如赭,有石油泉二:一在南麓,一在西麓,其色深紫,浮于水面,夏盛冬涸。又厅治西南七十里之旗杆沟,九十里之将军沟,正南九十里之四棵树;又绥来西南百五十里之博罗通古、红沟、卡子湾三处;昌吉城南七十里之头屯河一处,皆产石油。光绪三十三年商务总局派员采各处油质,携赴俄国工厂考验,惟独山、红沟质最良美,出产亦旺;博罗通古之油系从磺炭矿中喷溢而出,其色或白或黑,白者质清,黑者质稠,若用机器提炼,亦堪适用。头屯河之油色黑如漆,系从煤矿中流出,凝结成块,油质不佳,未经开采。 《新疆图志·实业一》 

        将军沟之石蜡石蜡产于岩石罅中,质凝结如脂,色微红,亦有深黑者,著火即燃,以制洋烛,洁白光亮,胜牛羊油卜倍,多与石油矿同产,将军沟、旗杆沟两处最旺。 《新疆图志·实业二》 

       呜呼,新疆矿产之盛若此,而矿利之难若彼,其盛衰兴废之由不断可识哉!光绪三十三年,新疆大吏惩前事之失谋,以全力专办一二矿,改用机器新法以为之倡。遍察南北疆诸矿,惟石油之富,利擅五州,欲藉此以抵制俄美外来之利,乃委员采取西湖一带石油石蜡矿质赍赴俄国工厂,考验大佳,始建厂购机试办,惟其收效当在四五年之后,不可以旦夕期也。
       新疆南北石油矿产大小十余处,惟库尔喀喇乌苏厅独山子地方所产油质较绥来之博罗通古、昌吉之头屯河、塔城之青石峡、南山、大小拐、库车之老铜厂、北山等处为佳。石蜡产于厅属之将军沟山内,质类松脂,通明透彻,著火即燃,尤为上品。光绪三十三年赍送俄属里海之古巴地方考验,经俄厂工匠分别熬炼,据称所产油色黑,每百斤可提净油六十余斤,足与美洲之产相抗衡。石蜡可制洋烛。寻常制烛之法多用牛羊油掺和而成,此则不须掺和,且较牛羊油所制光明耐久,实为天然原料。如果矿产丰富,足擅五州之大利。宣统元年,购运俄国机器,设厂开办,并购挖油机一座,运置独山子,开掘油井,深至七八丈,井内声如波涛.油气蒸腾,直涌而出,以火燃之,焰高数尺。现在开办伊始,先采独山一处,俟有成效,当添采绥来等处,以资推广。 《新疆图志·实业二》 

       先是省城设有工艺局,规模狭隘,匠师拙陋,所用器物不中程式。而新疆自俄英通商以来,外货灌输日多,乃思所以振兴抵制之法,遣吏如俄德各国考求工艺,延匠购机以归。于是更革旧制,拓地建厂,安置机炉,凡总机二,附机四,日石油之属,日石蜡之属,日胰油之属,日火柴之属,日电灯之属,日镪碱之属。循是以往,锲而不舍,庶几新疆数千年墨守窳陋之习为之一变也。 《新疆图志·实业二》 

       各类矿业惟独山子石油厂,宣统元年开办,现接续开采,原产品年出五千斤,价额九百元,用土法开采,运至省城制炼,获成品四千斤,约值银一千四百元。 《续修乌苏县志》 

       石油矿县东南四十里独山子(即土山子),又月牙台,东北咸水河,又东西沟,又县西南旗杆沟等处,均产之,矿地十余区,约二千亩。矿质微黑,浮水面,易取,寒少热多,遇风无之。 《续修乌苏县志》 

       中国石油自收归国有,派人探勘后,所知较为详确。其分布大抵自新疆北部,沿南山北麓,而至玉门、敦煌,复自甘肃东部,延入陕西北部,复越秦岭山脉,而至四川盆地,适绕西藏高原之半,而可有希望之油田,亦不外乎此。 翁文灏:《中国矿产志略》 

       吾国石油尝引起世界之注意。就今所知,则四川、热河未免失望,唯陕西、甘肃、新疆皆尚有希望…… 翁文灏:《中国矿产志略》 

        新疆石油矿在迪化、沙湾、乌苏、库车、温宿、莎车、塔城、疏勒等处。迪化石油矿在西境四十里之四岔沟,前东西共开七井,今只存二,每日取油七、八斤至十余斤。沙湾之矿在西南境,每日涌出之油约七十斤。乌苏附近产油甚多,光绪三十年间,当事欲用新法开采,曾向俄国购机,旋调任,俄工师亦归国,其事遂止。库车之矿以北境九十里之喀拉玉根涌油最多,油泉有五,旺时日可得油约一百二十余斤。莎车油矿在西南境之上窝铺,旺时日可得油约七八十斤。塔城油矿在东南境青石峡之黑油山,昔发现油泉甚多,现存九泉,以山顶一泉为最大,油旺时每日可取二百数十斤。疏勒西境亦有石油矿,近年欲购机器开采,因乱不果。 刘锦藻:《清朝续文献通考·实业十三》

分享到:

新闻动态

交通违章信息查询
系统可查询新疆市区内的违章,请直接在下面的输入框输入您要查询的车牌号码
本页查询结果仅供参考,具体违章内容及违章次数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查询系统数据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