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新疆的关税征收

2018-02-22

    新疆边境贸易,也就是新疆商人与邻国商人间的自由交易,历朝历代都有。但历史上有关边贸的税收记载得较少。从清代中期开始有一些这一方面的记载,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舒赫德等奏:“……再查现在回部安静,其布鲁特、霍罕(浩罕)、安集延、玛尔噶朗等贸易之人络绎不绝。臣岁照旧例收税数次后,回城伯克等恳告云:‘旧例收税稍重。……祈暂行减收’,等语。……臣等……拟将回人买来牲只,十分取一,暂改为二十分取一,外来商人牲只,二十分取一,暂改为三十分取一。其余皮张、缎布,仍照旧例……。”同年十一月酉未,喀什噶尔办事都统侍朗海明奏言:“侍卫索诺木策零、伍岱前奉使霍罕等处。九月三十日,带领霍罕额尔德尼克使人……前来,附呈文书,为贩卖牲只,请免纳税等语。因与约定。嗣后使人贸易免其纳税,其余商贩,仍照常例。”这是民间贸易收税比较早的记载。

    新疆虽然与许多国家相邻,但由于受自身和邻国经济发展水平及其他因素的影响,在以后有记录的对外贸易中,长期都以与俄罗斯帝国贸易为大宗,它约占新疆对外贸易总额的90%以上,通过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沙俄对新疆贸易有时甚至带有了垄断、倾销性质。资料记载表明,中俄边境贸易始于19世纪初。按照雍正六年(1728)中俄《恰克图条约》的规定,中俄边境贸易只限于恰克图和粗鲁海图两地,但沙皇政府为了本国的经济利益,在嘉庆二年(1797)竟命令官员和商人沿额尔齐斯河发展与新疆的贸易,同塔尔巴哈台和伊犁建立贸易关系。针对俄国的行径,清政府下令禁止俄商到新疆贸易。据《大清会典事例》载:“嘉庆二年奏定,俄罗斯等除在恰克图地方交易外,其霍尼迈拉呼卡伦俱不准通商。”当然,伊犁、塔尔巴哈台等城市,更不准俄商前往。因此,有不少俄国商人便利用俄属哈萨克同新疆的贸易关系,冒充成哈萨克商人进入新疆,用非法手段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由于利润巨大,来新疆从事非法贸易的“哈萨克”商人逐年增多,贸易额不断增长。19世纪30年代,清政府允许这些“哈萨克商人”进入塔尔巴哈台同华商贸易,接着又于1845年批准他们在伊犁贸易,同时开始向这些“哈萨克商人”征收8%的税。
    清道光二十八年(1840),英国殖民者用大炮轰开了中国闭关自守的大门。从此,中国开始进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资本主义列强对中国的侵略进一步加强。在新疆经商的俄国商人不满足于冒充哈萨克商人在新疆的贸易活动,极力想使他们在新疆的贸易合法化。在俄国沙皇政府的一再要求下,软弱的清政府做出了让步。咸丰元年七月(1851年8月),俄国特使科瓦列夫斯基上校在伊犁同伊犁将军奕山签订了《中俄伊犁、塔尔巴哈台通商章程》。从此,俄国获得了在伊犁、塔尔巴哈台合法贸易的权利。关于关税,该条约中第三条貌似平等地规定:“通商原为两国和好,彼此两不抽税”,由于伊、塔贸易是在中国境内进行的,是俄商到中国城市来贸易,不涉及华商到俄国境内贸易的问题,也根本不存在俄国向华商征税的问题,因此,“彼此两不抽税”,实际上是中国不能向俄商征税。这不但使中国丧失了可观的税收,而且使中国丧失了利用关税保护本国经济的能力。从咸丰元年(1851)下半年起,俄商纷纷前来新疆贸易,中俄在新疆的贸易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贸易额也急剧增长。咸丰十年十月初二日(1860年11月4日),俄国又通过《中俄北京条约》及其所属勘界议定书,不仅攫取了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40余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又获得了在喀什噶尔免税贸易的权力。
    同治三年十二月(1865年1月),浩罕军官阿古柏侵入南疆,在俄国的军事压力下,阿古柏与俄国签订了《俄阿条约》,以换取俄国的政治承认为代价,准许俄商在南疆各地经商和设立贸易事务官(商队头目),建造商行与货栈,其中俄商的贸易进口税为2.5%。英国也很快与阿古柏签订了同样内容的条约。清军收复新疆后,废除了阿古柏与俄、英订立的条约,禁止俄商到南疆贸易。
    光绪七年(1881)二月,中俄在彼得堡签订了不平等的《伊犁条约》。依据该条约,俄国不仅获得了伊犁以西大片中国领土和900万银卢布赔款,而且获得了增设领事、免税贸易等特权。关于贸易问题,条约第十二条规定:“并准俄民在伊犁、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乌鲁木齐及天山南北两路各城贸易,暂不纳税。”按此规定,俄国在新疆的贸易已不再局限于几座边境城市,而是扩展到了全疆,并且处处皆免税。
    这种不平等的条约对俄国非常有利,“俄人以光绪七年条约,准其在伊犁等处及天山南北两路各城贸易,暂不纳税之文,视新疆为无税口岸,奔走偕来,如水赴壑”。俄商蜂拥而来,他们还划圈占地,以致于“新疆天山南北各城,均有俄国贸易圈地的踪迹”。贸易圈实质上已成了享有治外法权的特殊区域。在此背景下,中俄新疆贸易额迅速发展,光绪十年(1884)为210万卢布,光绪十九年(1893)增长到582.86万卢布,民国3年(1914)达2525.8万卢布。32年间,中俄新疆贸易额增长了12倍,新疆成了俄国的原料供应地和倾销工业品的市场。贸易圈建立后,俄商除每年往返运销货物外,逐渐开始设店,座商——洋行开始兴起。他们还在各地发展“乡约”(代理人),以扩大其经营和活动的范围。“乡约”往往可以凭借洋行发给或卖给的一纸“证明”,不遵守中国的法令、不纳税。特别严重的是,俄商免税和其“乡约”的行径,英商及其附属国的商人亦援以为例,使新疆门户洞开,关税尽失。
    在清末民初的中俄新疆贸易中,曾为关税发生了许多外交交涉。这些交涉往往以中方屈服或做了较多让步而告终。

分享到:

新闻动态

交通违章信息查询
系统可查询新疆市区内的违章,请直接在下面的输入框输入您要查询的车牌号码
本页查询结果仅供参考,具体违章内容及违章次数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查询系统数据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