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汉时期丝绸之路的发展

2018-04-04

    “丝绸之路”草原道的开发、建设,与匈奴族及其祖先有密切关系。《汉书·西域传》记载汉高祖元年(前206),匈奴冒顿单于拥有控弦之士30万众,在西域管辖天山以北的车师后部,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广大地区。匈奴日逐王置僮仆都尉“使领西域,常居焉耆、危须、尉犁间,赋税诸国,取富给焉”。汉初对匈奴采取和亲政策,以嫁公主,送财帛笼络单于,开关贸易。《史记·大宛列传》记载通达西域的“丝绸之路”上,“匈奴使持单于一信,则国国传送食,不敢留苦。及至汉使,非出币帛不得食,不市畜不得骑用”。基于现实的政治、军事、经济的关系,匈奴王国极力阻止西汉王朝与西部广大世界接触、联系。西汉前期,为开通“丝路”绿洲道,与匈奴王进行了大半个世纪的斗争。

    西汉早期,匈奴王控制着新疆北部草原、哈密绿洲、吐鲁番盆地,在焉耆地区设置的“僮仆都尉”统领西域。西汉王朝通向西部世界的道路,先是出敦煌,沿阿尔金山北麓、昆仑山北麓西行,走一条匈奴控制相对较弱的路线,也就是张骞自大月氏东返的路线,西汉时称此为“南道”。与“南道”并存,出敦煌后,沿疏勒河谷,经过白龙堆、盐泽、楼兰到焉耆盆地,沿天山南麓而西出大宛的路线,也是一条可以伺机而走的道路,西汉时称为“北道”,但沿途受匈奴干扰。为使这条道路顺利行走,西汉王朝采取过军事行动。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匈奴浑邪王率其民降汉,而金城河西并南山至盐泽,空无匈奴”。汉朝遂自敦煌而西筑长城、亭燧,稍后并在渠犁、轮台置屯田,建设通向中亚大地的“北道”路线。玉门关以西,沿疏勒河谷延伸的汉代长城遗迹,沿孔雀河谷、库鲁克塔格山南麓铺展的汉代烽燧,都是西汉王朝努力开拓、东汉王朝进一步建设“北道”干线的历史见证。

    宣帝元康四年(前62),西羌首领狼何勾结匈奴,谋击鄯善、敦煌,其目的在于“绝汉道”。西汉联合西域诸国,挫败了匈奴企图阻断“丝绸之路”的图谋。汉宣帝神爵三年(前60),匈奴日逐王降汉,“僮仆都尉”废罢,西汉朝在轮台乌垒城设置“西域都护”,任命郑吉为第一任都护,统管西域事务,通达中亚的南道、北道,有了基本保障。班固在《汉书·西域传》中说,出敦煌后,“自玉门、阳关出西域有两道。从鄯善旁南山北,波河西行至莎车为南道。南道西逾葱岭则出大月氏、安息。自车师前王庭随北山,波河西行至疏勒为北道,北道西逾葱岭则出大宛、康居、奄蔡”。班固总结的南、北道,尤其是北道东半段的路线,一度并未完全实现。从地理条件看,经过伊吾、车师(吐鲁番盆地)进入焉耆,沿天山南麓西行,经尉犁、库车、拜城、阿克苏至疏勒,向西越帕米尔高原至大宛、康居一带,走这条道要比过罗布泊一线穿行盐碛、沙漠、风蚀林条件好得多。但是匈奴、车师、楼兰等贵族势力都极力阻挠,西汉为开通这条道路,在元封三年(前108)对楼兰、车师用兵。自公元前99年至前66年,西汉政府对匈奴采取五次大的军事行动,历时40年,方取得比较稳固的控制权。但由于西域地区广大,民族流动频繁,丝路安全常受干扰。东汉时期,窦固又征匈奴,组织伊吾屯田。班勇在延光二年(123)以西域长史身份屯驻柳中,都为保证西域稳定、保证丝路交通安全付出艰苦努力。两汉时期,从敦煌至楼兰一段线路,主要是穿行库鲁克塔格山南、阿尔金山之北的戈壁沙漠,盐碱风蚀林地带,道路坎坷艰难。东汉朝为改善或避开这段“畏途”,在楼兰、伊循屯田,并不断勘探寻觅新道。《汉书·西域传》说:“元始中,车师前王国有新道,出五船北,通玉门关,往来差近。戊己校尉徐普欲开以省道理事,避白龙堆之陀。”西汉平帝时为开辟新道做过努力,但未成功。班勇屯驻柳中,表明“五船北”新道的开辟。(来源:《新疆通志·外贸志》)

分享到:

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