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民族文化的历史与发展

2017-08-22

    原始社会时期。成书于战国时期的《山海经》和《穆天子传》中,有关周穆王西巡昆仑会见西王母的故事。新疆境内考古发掘出土的大量陶器,其中不少彩陶的图案 纹饰与中原内地同期出土的陶器图案纹饰相同或相近似。距今3000年前,新疆出土的彩陶三角形纹、涡纹、弦纹的绘制和诸如陶豆一类器形,说明甘肃和内地彩 陶艺术已影响到新疆彩陶文化的发展。

    汉唐时期。两汉统一西域,丝绸之路的开通,造成东西方文化在这里大汇聚、大交融,促成西域文化空前繁荣。天山北部的草原游牧文化、天山南部农耕文化迅速发展。随着军事屯田和汉族移民,中原的先进文化和耕作技术传入西域,形成了以汉文化为主的屯垦文化。同时,中原文化、印度文化、两河流域文化、波斯文化、希腊文化、罗马文化等在这里荟萃、交融出现了多种语言文字的使用,如汉文、吐火罗文、于阗文、粟特文等。

    1995年10月至11月,民丰尼雅遗址3号棺出土色彩斑斓的锦被上织着"王侯合昏,千秋万岁宜子孙"的小篆汉字和纹样;8号棺木出土的一只色彩艳丽的锦袋上有篆书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揭示了汉、晋时期尼雅与中原王朝密切的政治和经济关系。唐代诗人岑参、骆宾王、洪亮吉等撰写的雄浑的大漠、壮丽的山川、奇特的气象、悲壮的征战奇观等奇妙绝伦的诗篇,脍炙人口,久传不衰,称为中国文学史上的"边塞诗"。

    随着佛教由印度沿丝路传入西域乃至我国内地。佛教文化成为当时西域的最重要的内容。龟兹佛学家、佛经翻译家鸠摩罗什来到内地讲译佛经、著述佛学经文。东晋高僧经西域赴印度取经,著有《佛国记》。回鹘文《弥勒会见记》是我国最早的诞生在西域的戏剧文学剧本。唐代高僧玄奘去西天取经,写《大唐西域记》。吐鲁番地区考古发掘出土的大量汉文文书、契约等,表明唐代前后汉文在高昌地区文字使用方面的主体地位。龟兹石窟和高昌石窟中的佛教内容的壁画,显示出中外绘画技艺萎萃交融的特点。唐代于阗尉迟跋、尉迟已僧父子动用凹凸技法,表现佛教内容和西域人物花鸟,震惊长安。龟兹乐、高昌乐、疏勒乐等在隋唐时期乐曲中占有重要地位。除乐曲外,琵琶、箜篌、鼓、角等西域传统乐器也传入内地,成了唐代以及后世音乐演奏中的主要乐器。西域舞蹈如:胡腾舞、胡旋舞、拓枝舞等传入中原宫廷乃至民间。
 
    宋元明清时期。喀刺汗王朝(9世纪末一1211)时期,随着伊斯兰教传入西域并逐渐扩展,伊斯兰文化对西域文化的影响愈来愈大。著名维吾尔族学者玉系甫·哈斯·哈吉甫编著了反映当时社会及精神文化生活的诗体百科全书《福乐智慧》,著名维吾尔族学者马赫穆德·喀什噶里著有突厥语工具书《突厥语大词典。维吾尔族诗人玉素甫阿吉著有爱情叙事长诗《艾里甫与赛乃姆》。蒙元时期有著名维吾尔族文学家马祖常;著名维吾尔散曲作家贯云石;著名维吾尔族农学家鲁明善著有《农桑衣食撮要》。明代旅行家陈诚著有《西域行程记》、《西域番国志》等。柯尔克孜族民间文学优秀代表作品、著名史诗《玛纳斯》、蒙古族民间文学优秀代表作品、著名史诗《江格尔》。《阿凡提的故事》是产生于察合台汗国时期的民间文学的代表作之一。叶尔羌汗国时期,马赫麻·海答儿·尕豁刺的《拉失德史》和沙·马合木·楚刺思的《编年史》。阿曼尼莎罕收集、整理、编创的维吾尔《十二木卡姆》,它是东方音乐文化的无价之宝,它像蒙古族的《江格尔》,藏族的《格萨尔》、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等英雄史诗一样,具有世界性的影响。随着清朝对新疆的统一,大批内地汉族军民进入新疆北路屯戍落户,在乌鲁木齐巴里坤、奇台一带,汉族文化成为当地文化的主体。秦腔、河北梆子、新疆曲子等杂技等艺术班社相继出现,并迅速不断地普及;纪晓岚、林则徐、戴澜、刘锷等被谪来疆,在新疆留下了不少名篇佳作。

    近、现代时期。辛亥革命、五四运动等革命精神在新疆的传播和弘扬,推动了新疆文化的发展。抗日战争时期以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革命烈士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新疆各族人民中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宣传中国共产党关于建立抗日民主统一战线的正确主张,开展声势浩大的抗日救亡运动,推动新疆民族文化发展,与此同时,许多进步文化人士如茅盾、杜重远、张仲实、赵丹、王为一等在乌鲁木齐从事抗日进步的文化活动,组织各族工人、农民、教师、学生、职员、商人等广大民众创作演出抗战进步歌曲、话剧、秦腔、京剧、新疆曲子等剧节目。在新疆各族人民中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全疆各地各族人民群众和进步人士,先后组织"反帝会"和各民族"文化促进会",开展各种民族进步的文化活动。著名爱国主义诗人黎·穆特里夫以歌颂抗日救国的伟大斗争为主题,著有《中国》、《给岁月的答复》等战斗诗篇。民族话剧《蕴倩姆》、维吾尔剧《艾里甫与赛乃姆》、杂技《达瓦孜》、哈萨克族阿肯弹唱《萨里哈与萨曼》、《阿尔卡勒克》,柯尔克孜族"玛纳斯奇"弹唱《玛纳斯》等剧节目相继搬上艺术舞台。民族传统文艺活动如维吾尔族"麦西来甫"、哈萨克族"阿肯弹唱会"、柯尔克孜族"库姆孜弹唱会"、蒙古族"那达慕大会"、锡伯族"西迁节"、汉族的"元霄灯会"等久传不衰,极具民族特色,为广大各族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为新疆民族文化亮丽的景观。

    "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新疆民族文化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级各类文化机构、队伍、设施建设逐步建立并逐渐形成规模;濒临灭绝的民族文化遗产得到及时抢救性挖掘,各民族传统文化焕发了新的生机;反映时代巨变的具有浓郁民族特色、地域特点的一批优秀剧(节)目陆续搬上舞台和银幕;广大各族人民群众参与丰富多彩的立化艺术活动空前活跃;文物保护管理和博物陈列展览有了长足进展;"歌舞之乡"的民族文化艺术卓有成效地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尽管出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文化逆转,但进入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新时期以来,作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的新疆民族文化迎来了更加光辉灿烂的春天,更加焕发出勃勃生机。新疆民族文学艺术、群众文化、图书馆、文物博物、文化艺术教育、文化市场、对外文化交流等都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并走上了前所未有的稳定发展、全面繁荣的道路。

分享到:

新闻动态